蛋挞皮

“所有故事的结局都是美好的”

退坑出娃的jm康康我!!我头铁我不走!!


卑微求个微信群带我磕
占tag一会删

又一个意难平。

巍澜元旦小甜饼🐣

新年快乐。

赵云澜喜欢把手伸进沈巍的大衣口袋。

尤其是两人相握的时候,沈巍抓着自己的爪子一个劲往自己大衣里塞,势必要把他的手捂得热气腾腾。

赵云澜不怕冷,他是大荒山圣,夏天是小空调冬天是小暖炉。

可沈教授就总是喜欢用微微凉的小圆手捉住他,在冰天雪地里给大荒山圣的手上哈一口气。

感受着指尖的热意蒸腾,赵云澜勾勾嘴角,猛地凑近沈巍……

往他眼镜上哈了一口气。

“你干什么!”

沈教授眼前瞬间糊了一片,所有可见物都像是被雪装点了似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赵云澜把自己的手从沈巍手里抽出来,然后捧住美人的脸蛋,轻轻用大拇指擦去镜片上的水雾。

沈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,他呆愣愣地看着赵云澜,眼前的男人一点一点拨开迷雾显露在眼前。

赵云澜擦干水雾,手却没离开沈巍的脸,他捧着这块烫手的山芋,然后吻了下去。

沈巍环住赵云澜的腰,微微仰起头,加深了这个吻。

在冬天的雪夜,四下无人的空旷场地,沈教授可不害怕有辱斯文。


以前

啊啊啊白宇哥哥好MAN哦~啊啊啊爸爸

啊啊啊拢龙好奶好萌哦好想****


现在

啊啊啊小白太甜了吧啊啊啊好软好可爱妈妈爱你!!

龙哥

大哥 刚 A爆了🙏🙏